改名是大势所趋

那个……不知为何以前文又有小天使喜欢了,感谢小红心但是不用关注我啦。爬墙飞快产出超少感觉很对不起大家ԅ(¯ㅂ¯ԅ)

【美苏】异地恋也要秀恩爱

文如其名,突发奇想没头没脑傻不拉几的超短篇。

异地恋,可以强行看作这一篇的后续。

这里的世界设定的比较轻松,谈恋爱就别那么幸苦啦。

有点烤糊了的甜饼希望不要嫌弃,凑合吃吧hhhhh

正文:

Illya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如此盼望假期的一日。

长久以来,假期对他不过等同于无数个没有外勤任务的日子,与自己下棋、看书,然后整理前一次任务的资料,所能做的事情无非如此。他把十多年的岁月毫无保留地献给了祖国,全身心投入在工作上希望能稍稍洗刷姓氏上的污名,但是Napoleon让他变回了那个十岁的孩子,那个对未来仍有所期盼、迫不及待想迎来每一次假期的孩子。

这样不好,他无数次对自己说,可是控制不住自己登上驶向海峡那头的飞机。那个地方吸引着他,好像磁石在召唤钢铁。

虽然即使见了面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做,对方的城市热闹繁华充斥着无数诱惑,可他统统不曾在意,花花绿绿的一切从眼前一闪而过,最熟悉的还是Napoleon公寓旁边那个名字都没有的小小公园。两人在法国共同度过的时光大部分是安静乃至无趣的,Napoleon去机场接他,若是时间宽裕,两人便一同踱到附近的市集,他在后面拎着东西看Napoleon在摊位上挑挑拣拣,神情专注好像是在鉴定艺术品,他的目光流连在那修长的手指上,想象他们藏在白手套后面的样子。来不及回公寓做饭就在附近的餐馆慢悠悠吃顿晚餐,而后到公园里散一会儿步,期间偶尔谈些闲话。

大约是傍晚的公园气氛太好,这个过程里Napoleon总是让人意外的沉默,两个人从不牵手却保持着相同的步调,无声地一遍又一遍走过同样的小路。他们并肩走着,各自欣赏那看不厌的重复风景,只有在转弯的时候Illya有意无意地瞥向身边的人,每次都正好撞上那人望进他的眼睛,微微勾起唇角。有时候Napoleon会轻拍他的肩膀,指给他看不远处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或者顽皮的小狗,这个美国人见过那么多,最后却被这样最简单的场景取悦。

天色黑个彻底的时候他们便在小路上短促地亲吻,然后动身返回公寓。是否进行接下来的活动取决于第二天的安排,往往Illya第二天一早便要离开,所以晚上他们就挤在沙发上随便看看电视,就美食节目里的大厨和Napoleon Solo谁的手艺更好争吵几句。

这样无聊到极点的日子却让Illya欲罢不能,他刚刚用完了自己入职U.N.C.L.E.一年多攒下的所有假期回到位于英国的公寓,取了支红笔,把台历上下一次休假的日子重重圈出来,盯着那个日期出了一会儿神。小小的台历上的前几个月还只有钢笔简洁而单调的批注,写着“任务”之类的单词,最近大半年却挤满各色的标识,“写信”“收包裹”“见面”……现在这一切再好不过了,他从未想过生命中还有这么多事值得期待。

可是Napoleon却无法满足于此。到机场迎接对方的时候他总是一半欣喜一半羞愧,他不想让他的Illya总做主动的那一个,可是他还欠CIA五年,7x24算出的五年,也就是说他每一次申请休假都是给自己的刑期再加一笔。他曾经请假去看过Illya一次,结果临走的时候Illya在机场问他:“Cowboy,你是决心给CIA打工到老了吗?”

“什么?”Napoleon愣了一下,而后反应过来。Illya知道,也是,毕竟他早就对自己“足够了解了”。

“如果一直像现在这样,我是愿意的。”

“但是我不愿意。”Illya不赞同的皱眉,而后别扭地挪开目光,“再说了,这本来就是我的错,要是我早一点说......”

于是Napoleon放弃了原来的计划,他是真的不那么在乎刑期了,可是他不想让对方自责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几个备选的地方里他选择了法国——即便不能再见面到底是离他近一些吧,当时垂头丧气的Napoleon闪过这样的念头,但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倒是再明智不过。

等待假期的日子里他们会通信,两人的抽屉里都整整齐齐摞了很多,无聊的时候Napoleon会把那些信拿出来重读,尽管Illya的信的内容总是一致到他可以背出来。他有时候会和对方开玩笑,问Illya是不是把任务报告的一套模板拿来应付他

信的开头几乎总是这样的:

Cowboy:

   这段时间我有/没有任务(有任务的情况占大多数),任务很难/简单(几乎每次都说简单),(但)已顺利完成,安好勿念。

然后他偶尔会简洁地交代一下近况,或是加上一句Gaby/Waverly向你问好,最后规规矩矩署名Illya Kruyakin。

Napoleon曾经和Illya抱怨:“亲爱的,你非要在信里也称呼我为Cowboy吗?”于是新的一封信里他被叫做Solo,他只好不情不愿接受了原来的称呼,只是在心里暗暗记下了这一笔。

Napoleon则总是在信里直呼对方的名字,信的内容庞杂,很少提到任务,而是写自己又发现哪一家好吃的餐馆,写他看到公园里又开了新的花,写尽生活里每一件琐碎的小事。

Illya的信来的很有规律,雷打不动每半个月准时寄到他手上,与之相比,Napoleon写信便随心所欲了。曾经有一次他连着三天给对方写信,第一封第二封还言之有物,第三封索性只在纸上写一行大字:“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,只是突然很想你”。★注1

负责那个片区的邮递员连续三天把信递给Illya的时候表情很是微妙,混杂着嫌弃与探究,后者红了脸道谢,急急忙忙藏回屋里,指尖摩挲过熟悉的字体,然后把那短短一句话看了又看,在新写的一封信最后加了一句“我也是”。

他们几乎用了能想到的所有办法去联络,甚至有一次Illya到欧洲大陆出任务乘坐了一列会经停法国的火车,Napoleon驱车赶来,只为在站台上隔着攒动的人头朝他抛个飞吻。可这还是不够,远远不够。他们都想要更多更多,想要无数的轻吻,想触碰对方的肌肤,想听听他的声音。

可是总不能刚刚调职不满一年就又申请回掉,Napoleon只能就这么度日如年地坚持着,直到某次任务,他突然发现了与Illya联系的新方式。

那一次法国分部需要借调Illya,于是他打电话给总部,准备向Kruyakin特工交代详细的情况。可是听到Illya声音的一瞬间,Napoleon开口便道:“Illya我很想你。”

“......Cowboy?你确定叫我来是为了说这个?”

Napoleon难得地尴尬了一瞬,咳嗽两声试图拿出自己的专业素养,飞快地把要交接的事情说完。那之后他和Waverly进行了例行汇报,还是忍不住在通话的最后试探着问Waverly:“我可以再和Illya说几句话吗?我的意思是,我们很久没搭档了,为了接下来的合作我们得再多沟通沟通。”

“说的也是,这样吧,在这个任务完成之前暂时由Kruyakin负责接你电话。”

上司的应允让Napoleon大松一口气,他喜出望外地听着电话那头悉悉索索的杂音,然后就是——“Solo特工?”。

“Illya,你最近怎么样?”

“你找我只是为了说这个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你知道现在是工作时间吧。”

“可是我已经汇报完了,而且Waverly也同意了。”Napoleon有点委屈地哼哼,“我们可是那么久没见了,我很想你。”

Illya像是呛住了,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欲盖弥彰的咳嗽,他几乎能想象出对方脸红的样子。“你知道我们的通话都会被录音的吧。”Illya压低了声音,有些不满意。

“我知道,可我真的想听我的老朋友多说几句。”Napoleon拖着声音,带出一声意味深长的轻笑。

“好了好了别再说了!”Illya忍住摔电话的冲动,非常小声非常快速地说了一句“我也想你。”

Waverly在一旁斜着眼睛,嫌弃地看着这个年轻人。

那之后Illya便负责起了与法国方面联系的工作,他公私分明,除了那一次Warverly允许的“老友叙旧”,在电话里一句私人的话也不再多说。而尽管总是被抨击不够专业,Napoleon在之后几周汇报的时候也没像他担心的那样公器私用,而是规规矩矩与自己交代工作情况。只是从他们第一次通话之后那边的信号似乎就出了什么问题,Illya总是不得不把一句话重复好多遍才能得到回答。

Illya向技术部门反映了这个问题,可是一直没能得到满意的答复,他的耐心消耗殆尽,不得不在信件的常规内容后多加了一句:“Cowboy,电话的事是不是你在搞鬼?”

Napoleon的回信很快到了手上:“Cowboy不知道,Napoleon可能知道,你要不要下次在电话里问他?”

这一周Napoleon终于如愿以偿。电话那头Illya异常尴尬地清了清嗓子:“能听到吗?So……Napoleon?”

他掩去声音里的笑意:“什么?”

“Napoleon!你知不知道咱们的线路出了什么问题?”

“真抱歉亲爱的Illya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工作人员在修呢。不过你别太担心了,他们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不会影响工作,也就是得麻烦你多说几句。”Napoleon笑眯眯把干扰器藏回手里。

彩蛋:

不愿透露姓名的档案管理员:“我是做错了什么要让我听到这段录音!‘朋友’?!当我傻的吗!”

收到财务报表的Waverly:“……把Solo调回来吧,但是他这个月没有工资了!”★注2

注1:语出同学说说2333 查了出处可是到处都在用实在找不到非常抱歉,如果有知道的请告诉我!

注2:二战后越洋电话非常昂贵普通人负担不起,所以这俩人在公费秀恩爱2333

为了赶520着着急急搞完,又傻又OOC感觉都没脸回头看......希望大家多提意见或者随便交流!祝每一位520及之后的每一天都有爱与被爱的力量hhhh

评论(5)

热度(43)

  1. 国家一级摸鱼技师改名是大势所趋 转载了此文字